4.

 

 

在狼啟程之後,兔子突然發現,自己竟然沒有幫狼準備儲備糧食!

這怎麼可以呢?他竟然忘記讓狼先生帶走一些他最愛吃的食物!那些食物不好找的,他一定找不到的!不行不行,他要趕緊幫狼先生送去!

將東西準備好之後,兔子便馬上朝著狼所說的家的方向前進!

離開了自己生活好幾年的熟悉環境,陌生地區的一草一木都讓兔子覺得很新奇!當然他也沒有忘記爸爸媽媽說的,要隨時保持警戒!只要遇到自己不知道的生物,最好就當成獵食者,閃避躲藏或者繞路而行,所以一路上倒還平安。

第一天晚上,兔子找了一棵和家附近的樹很相似的大樹,在草叢中稍微做了一點掩護度過了一晚。

從他要前往的方向吹來陣陣的涼風,風中帶有些許的,和狼先生相似的氣味…他應該就快到了吧!就快可以看到狼先生了!

翌日一早,兔子起床後便在大樹附近尋找食物,打算先填飽肚子再出發。

「唷!這不是兔子嗎?」先前偽裝成醫生的狐狸正好在附近閒晃。

「啊!狐狸醫生!好久不見!」終於遇到認識的人,兔子開心的跟狐狸打招呼。

運氣真是太好了!他已經三天沒抓到獵物了,餓到頭都發昏了,這隻笨兔子竟然沒被那隻狼吃掉、還離開他的巢穴…嘿嘿…老天眷顧啊~他今天一定要飽餐一頓!

「兔子,你在這裡幹嘛啊?」

「我要去找狼先生!他昨天回去狼群了,可是我忘記給他他愛吃的東西,所以就決定帶去給他!」

「喔~我知道他住在哪喔!我帶你去好不好?」

「真的嗎?真是太好了!謝謝狐狸醫生!」

一下子就被套出話來的天真兔子,馬上就落入狐狸的陷阱。

狐狸領著兔子,一步一步的朝著自己的巢穴前進。

「就是這裡了。」狐狸指著不遠前的一座土丘。

「謝謝狐狸醫生!」終於可以見到狼先生了!兔子開心的跑向土丘,鑽進洞裡。完全忽略了這個入口完全不是狼的體型所可以進去的。

「狼、先生…?」邊呼喊著狼先生邊進入了土丘,兔子這才發現土丘裡面其實空蕩蕩的,根本沒有狼的蹤影,甚至連狼的氣味都沒有。

「狐狸醫生…啊!」兔子正想轉頭詢問狐狸狼先生在哪裡?卻突然被一股強大的衝擊力撞倒在地!

一回神,兔子發現自己已經被狐狸壓制在地上。

「狐狸醫生?你跌倒了嗎?」

「跌倒?哈哈哈,傻兔子笨兔子,你真的是我遇過最笨的兔子了!我不是跌倒,我是故意把你推倒的,因為我很餓很餓餓了三天了,而我終於抓到你了,我現在要吃、掉、你!」

狐狸笑咪咪的表情在兔子面前瞬間消失殆盡,取而代之的是完全的飢渴。原本帶笑的雙眼現在只剩下撕裂獵物、將生肉生血拆吃入腹的欲望,微笑的嘴仍然帶著笑,卻是不斷的舔著口水的猙獰的笑。

「狐狸醫生,你是醫者啊,怎麼可以…」兔子看著狐狸不再熟悉的雙眼,腦袋一片混亂。

「說你笨你還真的很笨,到現在還相信我是醫生嗎?」管他是否還相信自己是醫生,他現在只是一隻飢餓的、需要食物的狐狸。

狐狸粗魯的撕裂兔子的上衣,伸出舌頭,舔上他白嫩的肌膚,尋找軟嫩的、適合入口的部位。而在他身下的兔子,力道根本贏不了狐狸,只能被他壓著,不斷的恐懼、顫抖。

「這肚子…真軟啊…一口咬下的感覺一定很好…」狐狸舔過兔子的平坦腹部,舐過肚臍的瞬間還能感受到兔子猛的一顫。

「我不、不好吃的啦…」

「這胸膛…就顯得單薄了許多…看起來沒什麼肉呢…

「對、對啊狐狸先生…我、真的沒肉啦…很難吃又不會飽…」

舌頭接著往胸口進攻,舔拭過右側的柔軟突起後,停駐在左側的粉嫩突起上,感受著肌膚下方的心臟,大力地、猛烈地跳動著。

「可是這顆心臟…跳得好快、好快啊…這麼健康地心臟,一定是美味至極吶…

「唔……」

接著,狐狸舔上兔子柔軟的頸窩…頸邊跳動的脈搏,跳的狐狸心癢難耐。

「這裡…只要我輕輕一咬…美味的、熱騰騰的鮮血就會噴進我的嘴裡…」

「嗚…嗚嗚……不要…狐狸先生…拜託你……」

「拜託我?你想我憑什麼在餓了三天之後又讓你離開呢…?」

「嗚嗚…」

「噓…乖乖別哭喔…不會很痛的、一下子就好了唷…」狐狸不斷地來回舔拭著兔子地頸窩

「不要,求求你……啊啊——!!!!」

狐狸毫不留情的將利牙刺入兔子柔軟的頸肉,溫熱的鮮血瞬間灌入狐狸的喉嚨,卻也突然離開他的嘴邊。

兔子大聲哀鳴的瞬間,不想死的本能讓他不顧一切的大力踹向狐狸!趁狐狸吃痛地蜷縮起來的同時,逃向洞口!

可狐狸也不是省油的燈,好不容易到手的獵物怎麼可能那麼容易就讓他逃掉,忍著腹部的疼痛,狐狸一個轉身扯住兔子的右腳大力拉扯。被扯住右腳的兔子瞬間跌倒在地,左腳因為慣性的支撐動作往前跪,膝蓋卻因此大力的撞擊地面。碰的一聲,兔子失去了左腳。

「呃啊————!」失去左腳的劇痛讓兔子冒出冷汗,但他已經無法顧及身上的傷了。

逃!趕快逃!

顧不得左腳已經骨折,兔子憑著『不想死』的意志力,半爬半跑的逃出洞口。不過,弱小的兔子、受傷的兔子,隨即又在離土丘不遠處,被狐狸逮住,再度壓倒在地。

「你以為你逃的走嗎?我不會再讓你有第二次機會了…」餓了三天的獵物竟然差點逃脫,狐狸不再大意,尖牙再次朝著兔子的脈搏毫不留情地刺了下去。

「啊啊!」

體內的血液再次從頸項上的洞口竄出,狐狸的尖牙釘住兔子的嫩頸,舌頭則不斷的舔舐著他的動脈,不斷的將血液推擠出來。

…不要…他不想死、他不要死啊!他還沒見到狼先生!他不想死!

「不!不要!放開我!救命啊!」兔子死命的掙扎、尖叫著,無力的雙臂推擠著、腳踹踢著,但是狐狸的尖牙不再鬆動。

「救命、救命啊…狼…先生……」

血液不斷的離開身體,縱使他還想再掙扎,力氣卻隨著血液的減少不斷的消失,心跳也慢慢地、慢慢的減緩…

血液湧出的地方好熱好熱,身體和四肢卻慢慢變冷…很快的,兔子的掙扎漸漸停止、喊叫聲漸漸轉弱,眼前的景象也漸漸模糊……

最後,黑暗來襲。

 

狼先生…我好想…再見你…一面……



(待續)

hydemeow 王喵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