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中國時報把黃大芃拍的好醜…她本人人超好的唷!)

五顏六色的尼龍防水帆布包在百貨公司裡花枝招展,COLORSMITH以貌似國外品牌之姿招攬年輕客群。但COLORSMITH是不折不扣的台灣自創品牌,設計、原料、加工全是台灣製造,靠著獨創設計力,一年內已挺進誠品、漢神等十家百貨公司嶄露頭角。

創業年資超過20年的黃大芃,COLORSMITH是她自創的第三個品牌,這回重新出發,但更謹慎,抱著孤注一擲的心情。她說:「COLORSMITH是全新的出發,從材質、設計到製造模式,全與以前不同。」

獨創設計力 嶄露頭角

黃大芃年輕時在高雄新堀江商場闖蕩,剛開始是當兩、三坪大的精品店老闆,當時每月營業額就超過百萬元。由於年輕氣盛,在欠考慮與規劃下,她與朋友合夥開出30坪的精品店,但卻讓她的人生與信用都跌入谷底。

黃大芃笑著說:「當時以為3坪的店能做100萬元生意,30坪店面不就賺翻了。」沒想到開店後生意卻很差,後來朋友抽資,讓她背負上百萬元的債務。為了讓店繼續開下去,她無限制擴張信用,甚至還向地下錢莊借錢,利滾利之後,百萬借貸變成千萬元負債。

黃大芃說:「我在那個時候是徹底的信用破產,算是第一批的卡債族吧!」為了還債、求生存,14年前她自己設計彩色夾角拖鞋,在彰化花壇找工廠生產,在自己店裡賣、也做批發,開啟事業新生命。

十幾年前,台灣鮮少彩色夾角拖鞋,黃大芃被工廠笑是傻子,但最後竟然為她賺進人生第一桶金,並逐步清償負債。黃大芃說:「一個夏天就能賣兩、三萬雙彩色夾腳拖鞋,這是剛開始我扛著拖鞋去墾丁賣時,絕對想不到的光景。」

2000年時,黃大芃設計了色彩鮮豔的帆布包,並命名為「Orange」,在自己的小店內賣;剛開始因為色彩太豔麗,竟然沒有客人買。後來在台中新 光三越 上門招手下,一周的臨時櫃就做了38萬元業績,也打開Orange品牌之門。後來業績蒸蒸日上,在2003年時卻遇到國外同樣名稱的廠商控告,因此改名為 「Hires」,但人氣依舊不減。

 

跌了兩次跤 東山再起

品牌成功後引人注目,也讓有財力的公司有意入股。2005年,黃大芃為讓品牌持續擴張,讓熟識多年的朋友入股,這個決定竟讓她最後將自己的品牌拱手讓人,又回到十幾前年的一無所有。

黃大芃分析當時的錯誤,主要是沒有搞清楚朋友入股後,股份結構改變,自己反而變成小股東;而公司的營運主導權也漸漸旁落,她僅剩設計權。

這一跤跌得沉重,讓黃大芃很痛,花了半年時間療傷,但她仍決定再創品牌、重新出發。黃大芃說:「我唯一剩下的就是腦袋裡的東西,做品牌不是有錢、有工廠、有通路就夠了,獨一無二的設計力才是決勝關鍵。」

為了和以前的品牌區隔,黃大芃拋棄慣用的帆布,改用尼龍防水布料,設計上更著重功能性,並納入環保概念,以「顏色工匠」為定位,創造「COLORSMITH」新品牌。

尼龍防水布料屬於長纖帆布,比布質的短纖帆布價格高,製作布料的延展性也不同,對黃大芃是全新的學習。黃大芃說:「每塊布的張力不同,要配合起來的難度較高,剛開始做時,失敗比例很高。」

在製造上,以前黃大芃找單一工廠代工生產,但有些工廠學會技術後,就出來自己做品牌,生產類似的產品。因此COLORSMITH將布標、製版、車縫等不同流程,交給不同製造單位,最後再由公司請來的裁縫師以手工縫製完成。

這樣的做法較找單一工廠代工生產的成本高出一倍,但卻可確保智慧財產權,生產出來的包包品質也更好。黃大芃說:「以前不用自己買布,現在卻必須要有獨立開發原物料及副料的能力,財務負擔與壓力都比以前更大。」

在品管上,黃大芃則採以人工取代機器,找十多位擁有多年經驗的裁縫師,每天手工縫製包包,每個1英寸應該有幾針都有規定,一天最多只能生產七、八十個包包。

 

設百貨專櫃 穩紮穩打

不但如此,連車在包包上的的小小品牌標籤也都很講究。她指出,COLORSMITH的布標使用緞面標,比一般布標成本貴了三成,為了要做緞面標,還得買整捆布,因此公司現在最多的就是品牌標籤了。

在通路布局方面,COLORSMITH延續先前的品牌經驗,以百貨公司為主。黃大芃現在布局百貨專櫃,已不像當年只憑著感覺就開店。她說: 「百貨公司主客群是年輕人,又最能反映市場接受度,產品設計得好壞與否,上架就驗收成果,像COLORSMITH這種新品牌,若能在百貨裡出頭,就能走得 久。」

重新再出發的黃大芃,這回走得更謹慎,現階段她不求賺大錢,只希望每個專櫃都能夠自給自足,讓COLORSMITH被消費者接受,讓COLORSMITH成為真正能立足市場的包包品牌。

【 經濟日報/記者李至和報導/20080721】

   

hydemeow 王喵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