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.


一大早,集合了狼群,狼宣佈了自己將離開狼群、卸下首領的職位,並親自指派一名優秀的公狼來任職首領一職。

將所有事情都交代好處理好之後,狼離開了他所生長的狼群。

離開狼群之後,狼朝著兔子的家所在的方向,筆直地、毫不猶豫的前進。

他必須要快一點,必須要在今天晚上抵達,兔子昨晚自己一個人渡過,一定很寂寞,他得快點回去陪他。



在離開狼群一段路後,經過某棵大樹附近時,狼聞到了血腥味。獵食者和被獵食者的味道混合著,傳入狼的鼻間。

狼的肚子,因為血的味道而引起了一陣的哀鳴。狼這才想到自己並未吃早餐,怪不得會餓了。雖然很對不起那個好不容易才抓到獵物的獵食者,但他沒有太多時間去抓獵物了,只好搶別人的來吃了。

狼壓低姿態,往血腥味的來源前進,進入到大樹的樹蔭下。

他看到一隻狐狸,正背對自己,專注地咬著獵物的咽喉,等待獵物的死亡。

「吼!狐狸!我在趕時間,把獵物讓給我吧!不然我就把你一併吃了!」

狼一個箭步竄出,對著狐狸發出威脅!

狐狸被突然出現的獵食者嚇了一大跳!馬上從獵物身上跳開,擺出防衛的姿態。

「啊,原來是狼先生啊…這獵物又小又瘦的,您當初都嫌他不夠塞牙縫了,今天就讓給我吃吧…我已經三天沒吃東西了……」

狼認出他便是之前以醫生的身份拐騙兔子的那隻狐狸,鄙視之餘,他的視線漸漸轉移到癱軟在地上,已經毫無生命跡象的白色身軀……

「兔子!」

狼隨即認出那具軟綿綿的白色軀體,就是他心中想念的那隻兔子。但是兔子不再蹦蹦跳跳的哼著自己編的歌、不再捧著一堆難吃的食物到他面前、不再衝著他笑…

狼衝上前,抱起兔子癱軟的身子將他擁入懷中。

兔子清澈的雙眼,已被掩蓋在蒼白的眼皮下,紅潤的臉頰只剩一片毫無血色的蒼白。

狼覺得自己的心被撕裂了。

他不顧自己的族人、離開自己生長的環境,只為了兔子,為了這隻完全不懼怕他、甚至將他當成唯一的兔子。

原本在自己的領域中安全生活、本能躲避陌生動物防止被獵食的小兔子,卻為了替他找食物而到了太遠的地方,招來了狡猾狐狸的覬覦,還毫無防備地相信獵食者,只為了替他療傷。

不知道從何時開始,他只想看著兔子的笑臉,只想看著他的天真無邪,只想看著他無憂無慮的生活。所以他選擇放棄狼群,選擇回到兔子的身邊,永遠的守護著他,讓他的臉上永遠只有開心的笑容。

然而…現下在他懷裡的,正是他想保護一輩子的兔子,可是已經沒了生氣…沒了他所愛的笑容…他來不及…

狼溫柔地將兔子緊緊擁入懷中……


**********


「ㄌ……?」

突然,狼的耳朵聽見了非常非常細小、微弱的聲音。

他倏地抬起頭,看著懷中毫無動靜地兔子。

狼看到兔子的耳朵抖動了一下,雖然幅度很小,但是他看到了。

「兔子!兔子!你還活著?」狼緊張地叫喊著接著,動作依然溫柔,深怕他的力道會讓極度脆弱的兔子受到致命的傷害。

兔子緊閉的眼皮顫動了幾下,緊皺起眉心吃力地睜開眼。

「是狼……先生……嗎……?」

兔子的雙眼渙散著,失血過多讓他眼前一片漆黑,但是這股氣味和溫暖的懷抱……是狼先生的……是他好想好想的狼先生……

可是他應該已經死了才對……這是夢吧……

「狼先生……我好想你……終於……最後……一面……」

兔子因為說話而牽動到脖子上深深的傷口,血液再度流出來,狼趕緊將兔子的傷口按住。

「別說話!」看兔子說地如此吃力,狼心急的吼道。

狼先生……人家都已經死了……讓人家把心裡的話說出來嘛……

「我……好喜歡你……好喜歡……可是我死了……沒辦法再見到你了……」

「我好想……永遠跟你一起……我不想再孤單一個人……可惜我已經……」

眼角落下一滴淚,還來不及把話說完,兔子便無力地再度闔上眼,暈厥了過去。

「兔子!」

兔子的再度癱軟讓狼的心臟狠狠地揪住!但他隨即發現兔子的脈搏仍然在跳!雖然非常地微弱,但是還是在很努力地跳動著!

「嘿……嘿嘿……這笨兔子竟然說要帶食物去給狼,還說喜歡狼耶……真是太好騙了……被吃掉是活該啦……」所有的過程看在狐狸的眼裡,是一場狼所精心計劃、用來博取兔子信任的大騙局。

「狼……好歹我也有出點力抓他,不然你分一半給我也好嘛……」狐狸仍想向狼邀功,好分得一杯羹。

「你!還不快滾!你休想得到這隻兔子的一分一毫!你敢再動到他,我直接就把你扒來吃了!省的你活著餓肚子!滾!」

害兔子傷地如此之重的兇手,竟然還想跟他邀功?要不是懷裡還抱著重傷的兔子,他早就撲上前,讓他消失在這個世界上!

狼憤怒的嘶吼讓狐狸不敢再多發出一點聲音,夾著尾巴趕緊逃離狼的視線!

就算餓到前胸貼後背了,他也不想變成狼的腹中食啊……

狐狸走了之後,狼趕緊將兔子抱到樹幹一旁,處理兔子的傷。

狼不斷舔拭著兔子脖子上的深刻血痕,確定血液不再流出後,再將自己身上的衣物撕成長條,厚實著包裹住兔子瘦弱的頸子。

接著,才開始處理兔子左腳的骨折和其他傷口。

溫柔的、小心地除下兔子染血的衣物後,兔子白嫩的肌膚上,大大小小因為掙扎而受到的擦傷撞傷瘀傷,全數呈現在狼的眼前;骨折的左腳早已腫大的不堪入目,因為受傷後仍然不正當使力,呈現出不正常的扭曲。

每處理一道傷痕,狼的心口就揪痛一次。

傻兔子笨兔子,為什麼要貿然地一個人到陌生的地方呢?我是獵食者啊,根本一點都不值得你這麼樣對我……

你對我這麼好,我卻來不及救你,讓你受到那麼大的痛苦……甚至還讓你險些喪失自己的生命……

處理完最後一處傷口,狼將兔子緊緊地、溫柔地擁在自己懷裡,讓自己的體溫能夠溫暖兔子。

狼的唇輕柔地吻著兔子些許回溫的臉頰、鼻梁和額頭,最後停駐在兔子緊閉的雙眼……



還好……

還好我沒有失去你……




(本篇完)

hydemeow 王喵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